他要結婚了,我該去嗎?

他要結婚了。女孩不是第一個知道的。好險,也不是最後一個。
她才不想知道呢!
男孩沒有訊息告知、沒有來電。只是簡單透過一則臉書貼文靜靜地、殘忍地把幸福散播出去。 

『我該去嗎?』『不該去嗎?』『穿什麼好呢?』女孩站在鏡子面前磨蹭了一下…思考著穿
得失不失禮、好看與否,都不重要了吧!

愣了兩秒,潸然淚下…想起那個初識他的日子…

 

3

其實也談不上什麼邂逅,只是在同個地方工作。他陽光、風趣、體貼 ; 她活潑、愛笑、大方,很快地兩人很自然地熟稔起來。

 

男孩其實已經有個『她』了。一個真真正正有資格擁有他專屬懷抱的她。

 

少根筋女孩抱持著正常交友心態,認為他們只是好友,坦蕩蕩的沒什麽好扭捏的,不是嗎?然而接下來幾個月的時光,男孩對女孩的好,卻令她無法負荷。

 

所以女孩在內心造了一把抽屜櫃,把所有對他的愛慕、喜歡、什麼的全部丟進去,拿了把最堅固的鎖封起來,連邊都不敢露出來。『不行!絕對不能讓人知道!』女孩心想。

2

他陪伴了女孩無數個無聊又零碎的夜晚。河濱公園看風景、海邊喝咖啡、上山看夜景。用溫柔拉近距離,用朋友名義獻了殷勤、讓女孩心動。可女孩假裝沒這件事。她想,如果可以只是這樣乖乖地、靜靜地陪伴著他就夠了,畢竟男孩和女友分隔兩地。每當女孩把自己想成只是一個填補男孩空虛的替代品,心中的罪惡感也就減少了。

 

但也在每次女孩鼓起千百回都無法鼓起的勇氣拒絕他的好、嘗試疏離他時,他總又能輕鬆地撩起女孩對他的情感。他說,最喜歡和女孩相處了。女孩讓他放鬆、自在、沒有壓力。他對著她笑。牙齒很白、很亮,笑容天真的得像個孩子,看著他,純真迷人,令人忘我。

女孩知道自己對他已經沒有抵抗力了,但,還能怎樣呢?她能要的就只有這樣多啊!

1

直到女孩出國讀書前,也只是淡淡的試探一句:我回來時,你會不會就結婚了…?

他怔了一下,擺擺頭,笑:沒那麼快吧!他親暱地將女孩扛在背上,走到附近一處安靜的空地談心。星空安靜地好像從此他們不再相見。

 

如今他真的要結婚了。是該收拾好心情去面對這個遲早都該面對的死胡同。寂靜填滿了空氣、好似從沒發生過任何事。

 

『那些看似不重要的細枝末節為什麼對他不重要?』女孩聲嘶力竭哭喊憑什麼只有自己忘不掉?

『該哭嗎?』『還是我該祝福?』女孩用酒精麻痺自己。

『我好討厭我自己…』核桃般哭腫的雙眼。

 

他們,沒有擁抱,不曾接吻,更不用提上床。他們只是一起度過了無數個寂寞零碎夜晚的前朋友。

今晚以後,他們不再是朋友。未來,各自有各自的路走。

4

後記:

嘿!我是女孩。

我知道我不該傻。

因為,我從來都不在他的藍圖!

我的出現或許曾在他空虛寂寞的時候,填補了內心的一個缺口。

他為我心動,卻不會為了我再掉入另一個黑洞。

所以我告訴自己,愛自己好嗎?

如果這麼愛,一開始就該跟他說清楚,讓他選一個。(挑!你給我挑!)

如果不愛,不該對他有期待。

 

緣起緣滅像風吹種子似的飄渺。

他不願為我停留,我就不自作多情當他的燈塔了吧!

獻給所有用瀟灑掩飾受傷的女孩,愛自己多一點吧!

幾杯紅酒下肚,明天,我們依然是好女孩。

 

 

他要結婚了,我祝福他。

 

 

可是,婚禮我是不會去的。

 

 

圖:lifeheck

文:朵貓貓

忘記舊愛、找到新歡,來拍拖、午豪!(有效XD)>>>hyperurl.co/PaktorBlog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