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的故事 8

房間擠了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已經快沒有可以走動的區域了。我最後把一盒Andes雙薄荷巧克力與兩盒微熱山丘鳳梨酥塞進我的行李箱裡面,不曉得他會不會喜歡。時間過得好快,我跟他已經認識了超過半年了。

他開始做夜班之後,每天倒數、想像,甚至夢到我到飛機場的樣子,他似乎又興奮又緊張,而我還是很平靜,雖然不知道結果如何,但我還是賭了一把,第一次去就決定要去一整個月。我想Skype的Video call應該不會騙我太多吧?

 

” 我不敢相信明天妳就會在這裡了。“ 他躺在我們用air bnb一起預定的小房間裡,燈光有些黃。“ 妳確定妳想第一次跟我見面就跟我住一起嗎?”

 

「你不覺得你現在才問這些有點太晚嗎?」我笑了,也許別人看來我的心臟是很大顆,但是對我來說則是充滿無比的安心感,因為我知道跟他在一起我會很安全。

 

隔天早上起床,是出發日了。下午一點的飛機,我會在德里當地的晚間10點到達德里。我給了他一個飛吻,把螢幕闔起來,拉著兩個行李箱,前往桃園國際機場。心裡沒什麼太大的起伏波折,可能要真的到了印度之後才會有感吧。

 

下車後,我給了我老爸一個擁抱。

 

我們家是那種不輕易言談情慾、感情以及溫情的家庭,所以我們家三人彼此之間聽不到什麼甜言蜜語、愛以及擁抱之類的東西,有時候會有點羨慕可以甜甜的與爸爸互動的女兒。像是老爸、老媽會正大光明吃兒女的醋,而爸媽感情也很好的家庭。而我們家這麼做總是有一點彆扭。也許是因為這樣,我對於男女之情的部分才會一直到大學都感到生疏與沒自信,我猜。

 

而遇見了他我似乎是有少許在心境、態度上的柔軟改變。

 

從台北飛往印度加上轉機,大概要坐8~9小時,如果加上印度航空延誤(而那通常是正常狀況)可能要到10個小時以上,但這10小時,又卻是我再一次感受到自己改變成果的一趟旅程。

 

從前不管我到了哪裡,如果我沒有主動找人說話,別人便不會先找我攀談,也許是我的臉長得不好親近的關係吧,沒有特別去注意自己是否有微笑,似乎都會被認為是一個很兇惡的人。

 

在桃園機場等待登機,帶著筆電與各種3C產品在身的我,想去廁所,便麻煩跟我三個座位看起來蠻會打扮的女生幫我顧一下行李。回來的時候我只是朝著她笑一笑說了「謝謝」便坐回座位上,沒有要跟對方攀談的意思。

 

這時身邊一直在跑來跑去的兩歲小鬼,一直看著我說著我聽不懂的童言童語,其實老實說我對小孩子一直是是感到很棘手的交流對象,我既不會陪他們裝傻也不知道該聊些什麼。過去小孩子展示自己對我的臉上凶光的恐懼更是明顯,甚至連我主動交談也不會改善。

 

「妳說什麼啊?我聽不懂誒」我用一種飄揚的語氣與小鬼交談,只見她把她原本抱得緊緊的玩偶遞給了我,讓我感到一股既高興又不知所措的心情。她竟然會把看似她最喜歡的東西給我呢!我回想起以前小孩子不敢接近我跟我說話的模樣,覺得自己似乎真的進步很多。

 

「妳可以也幫我顧一下我的東西嗎?」剛剛那位女孩轉過來問我。

「好啊」

 

「妳常常出國嗎?」她從廁所回來之後,主動跟我攀談起來。

「啊?沒有欸,偶爾而已」

 

「妳看起來好像是常常會自己出國的感覺,妳去過哪些國家啊?」

「恩,日本、澳洲、紐約、德國、法國吧,但日本跟澳洲是跟團去的,不覺得自己有真的去過(笑)」

 

「真的喔好棒!妳要去香港嗎」

「我是去香港轉機,我要去印度」

 

「哇~印度耶,要去多久」奇怪,為什麼大家聽到印度都這麼興奮,那是我最不想去的國家啊…人真的不能嘴硬。

「我要去一個月,妳呢?要去香港玩啊?」

 

「一個月!好酷喔,去玩嗎」

「算是吧,是去找朋友」雖然Aqib已經理所當然把我看成女友近乎半年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是陌生人我還是說不出「男朋友」這個詞,也許我內心還是不認真相信網路戀情真的會發生什麼事吧,雖然我人在機場準備去見他了。

 

也許是對於失望太習慣,所以這次我也沒抱太多期望。只是很平靜地想要看看去看到對方之後會是什麼樣子。當然我也抱持著一半的信心,只是不篤定而已。

 

「可以跟妳要Facebook嗎?我很喜歡感覺很有想法的人呢」

「喔,好啊」

 

竟然主動被同性在不知道我的身份的狀況下要了Facebook,甚至認識不到10分鐘啊。我的臉真的長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嗎?我摸摸臉把Facebook給了對方,本以為對方可能是直銷,但後續證明可能只是純粹喜歡交朋友。

 

上了前往香港的飛機,又是被隔壁的老太太搭訕。「妹妹要去哪裡啊?」「印度啊?去玩嗎」「現在多大?」也許老太太本來就很喜歡搭訕人吧。

 

到了香港,印度航班果然延誤了,登機口前我感覺頭暈目眩的,狀態很不好,似乎是要發燒的前兆。等了約莫快一小時終於上機後,包著帶著唯一一件厚重的粉色鋪棉外套,發現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一個也是亞洲人的男生。

 

「我好像是坐走道」我對他說。

他看了我的機票,「沒喔,A是窗邊的位置」啊,是香港人啊。佔中行動還好嗎?但我腦中只是這麼想,嘴巴根本不想開口說話。

 

可能是發燒前把腦力耗弱,不知道為什麼會搞錯,但隨便吧,好冷。有點踉蹌的把東西塞到行李艙中,坐到位置上。此時有個像個阿拉伯人的毛髮茂盛包著一個大頭巾的大叔走了過來,似乎是被安排坐在我旁邊的位置。

 

但不知為何他東西可能太多了,香港男提議他可以跟他換位置坐中間。而阿拉伯大叔還問“你們是兄妹嗎” 當然不是。原來我們在外國人眼中真的都長得差不多啊。

 

起飛沒多久,他開口跟我說了第一句話「妳一個人去印度嗎?」就這樣聊了起來,也聊到我在做的工作,他便有興趣了起來,我也免費幫他分析了他跟他想追的對象的情勢,畢竟有辦法坐到隔壁就是緣嘛,我懶洋洋的這樣想。

 

留下了聯絡方式,也許以後可以開拓香港市場呢,呵呵。

 

最終我還是在飛機上發燒了,一邊燒我一邊擔心等等下飛機會不會被攔截下來遣送回國啊。一邊迷迷糊糊又點痛苦又發冷的在機上睡,一般時候是覺得機上餐很好吃的,但這次送上的印度餐是真的很難吃啊,又加上沒食慾,幾乎是什麼也沒吃。

 

降落在印度機場,香港男看我怪怪的,主動幫我跟服務生要了水遞給我。我則是迷迷糊糊的沒什麼力氣,聲音也比平常細小,他貼心的幫我搬下了行李,一邊聊天一邊走,我開始慢慢意識到我已經快要見到他這件事,但緊張似乎被發燒的狀態給壓過,只是覺得累累的。

 

一路上他就一直幫我,到出關之前我因為沒填好入關表被拖了快20分鐘,他也很有耐心的等我,那時候已經晚上11點。

 

以前男生會對我這麼貼心嗎?好像不會,以前連跟我主動說話的人都沒有呢,看我是個高大的女孩都馬看我自生自滅(笑)這樣想一想,好像自從我開始真正轉變之後,路上願意主動跟我交談、跟幫助我的人變多了,身邊貼心的人也變多了,心境跟以前已經渾然不同。

 

但我一直到今天才真正意識到心境的不同可以造成外境的多少差別。路上這萍水相逢的3個人是剛好女孩喜歡交朋友、老婆婆喜歡搭訕人、男生特別體貼嗎?也許吧,但我知道好的心態會連帶運氣一起轉,以前的我可能半個人也認識不了呢。

 

如果不主動的話。現在竟然不主動不特別積極也可以被要聯絡方式啊。過去總納悶為何有些人可以不主動做什麼就有那麼多人願意主動攀談,毫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認識新朋友,似乎是有些理解了箇中道理。

 

我走出關,拿了行李,終於開始有點緊張,但還是以頭暈腦脹居多,還好印度海關只關心恐怖份子,疫情什麼的似乎是不太關心,我也就沒有被遣送回國了。到了機場,印度好像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恐怖,但還是怕一出機場就被撲鼻的尿味給衝到想吐吧。(事實證明這是刻板印象的神奇威力)

 

對印度機場不熟的我,沒網路也不知道Aqib會在哪裡等我,香港男跟我說,沒有機票的人是不能進入機場候機的,所以他們會在外面等待。

 

出海關前,我已坦承跟香港男說我在機上就發燒了,他很貼心的幫我一起找我朋友,似乎是怕我被不認識的拐走吧。

 

我左顧右看的,「他在哪啊…找不到怎麼辦…」緊張程度似乎又升了更高,我感覺到我的手在顫抖,身體也在顫抖,雖然身體反應很大,心理倒是沒感受到什麼壓力。本身體質就如此,有壓力時只會展現在身理現象上,例如說晚經、長痘痘之類的。

 

然後,我瞬間停了下來,我看到他了。


 

作者資訊

Dana

I’m a writer, entrepreneur, and a charm development coach.
雖然不老,但人生已經經歷過許多事,對於宇宙法則、真相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極大的興趣。

「如果一直想用標籤跟框架去看待世界,你會錯過很多很棒的東西。」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anawhatsup
個人部落格: http://danaslifeingredient.wordpress.com/
Attract Men You Want http://attractmenyouwant.wordpress.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