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的故事 7

” 推開?我做不到那種事,不要跟我說那種話 “

「但我感受到不同的態度,你今天沒有問我到家沒,訊息也回得比以前慢」

“ 我下午有問 ”

「你之前只要有機會就會問,為了想要看到我」

 

“ 妳現在終於表現得比較像女朋友了,我喜歡(笑) ”

我突然驚醒,發覺過去10分鐘的自己被情緒障礙地很嚴重。

 

而這句話撫平了我緊繃的情緒,我想的確是我對自己不夠有信心,對他也不夠有信心。一個人若是被恐懼所控制,我想留在我們身邊的人,也許並不是那個能夠包容我們全部的。我們滿足了自己不用承受失去的恐懼的安全感,卻犧牲了那個在對方決定留下來那個珍貴的一刻。若是沒有坦誠,也許再決定欺騙的那一個瞬間,兩個人的關係就變質了。那是一個起始點,也許不是馬上,但就如同鐵鏽一般,一點一滴腐蝕著你直到一碰而碎裂瓦解。

 

我了解到,關係的維持並不是只是遇到問題的時候才懂得要解決,而是在遇到每個抉擇的小時刻你決定做了什麼,會決定兩個人的未來與走向。失之毫里,差以千里。

 

“ 我很愛妳,我只是希望你相信這件事 ”

 

「你喜歡我對你耍任性?」

“ 我喜歡妳做任何事,不要不開心就好 ”

 

「謝謝你愛我,我現在開始會全面接收」

 

也許他還在生氣,但他沒有選擇對我發脾氣,或是讓我感到不安。他沒有因為生我的氣而選擇讓報復我,表現出生氣讓我也感到苦痛,而只是給予自己時間去思考這件事情。我想這是情侶之間常常會做的事情,因為生對方的氣而會想要用某種方法讓對方也被折磨,才會讓受傷的自己感覺好一些。

 

(後續證明他當時的確是在生我的氣,而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Aqib說他用第三人的方向想這件事,他說要是他是我,他應該也會做同樣的事情,想通了之後才釋懷的。)

 

我很高興我選擇了誠實。這讓我想到林徽因的故事。我們都知道林徽因生命中有三個男人,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而圍繞著她一生的,是梁金兩人。我相信像是林徽因這樣的女人(或是像趙薇,讓黃曉明惦記好幾十年的女人),生命中一定不只有這些男人繞著她打轉,但有可能讓她糾結的就這三個。

 

故事是這樣的。

 

林徽因與徐志摩的感情路過得曲折,最終林徽因嫁給了梁思成,而在1931年,林徽因因病休養,丈夫梁思成因任教常常不在家,徐志摩就時常去探視林徽因。為了避嫌,常會帶上他的好友金岳霖,而兩人對於才貌雙全的林徽因同樣沒有免疫力。

 

林徽因在身孕當時,徐志摩剛去世,她的丈夫梁思成經常出外考察,而金岳霖就住在他們家的後院,在林徽因身旁悉心照顧,兩人共同思念和哀悼這位才華洋溢的詩人。對於這樣的相處,林徽因對他產生了一種感情,是理解上的需要與精神上的渴求。

 

讓我驚訝的是,經過這樣道德上的折磨,林徽因並不選擇軟弱地逃避或是欺騙,而是選擇哭喪著臉跟梁思成坦承,說她苦惱極了,自己同時愛上了兩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梁思成苦思了一夜,終於告訴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選擇金岳霖,祝他們永遠幸福。

 

對於金岳霖,她也是毫不隱瞞地把一切都告訴了他。林徽因冒著讓兩個人同時生氣拋棄她的風險,也要誠實以對。也許她認為一個人有權利知道真相之後才能做出真實的選擇,但她明明可以選擇隱瞞,讓兩個人同時都對她付出(我相信林徽因是有辦法的),但這卻是她所做的決定,也就是我一直以來覺得身為人最珍貴的特質:Integrity。我想也許是因為這樣不是恐懼控制的內在特質,才讓林徽因這麼地讓男人欲罷不能。

 

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誠地令人訝異:「看來思成是真正愛你的,我不能去傷害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我應該退出。」金岳霖選擇了退出,但他後半生在臨死之前都一直與梁思成一家生活在一起,他們孩子叫他「金爸」,對他行尊父之理。而三人相處相敬如賓,甚至在夫婦吵架時,還會請金岳霖來「仲裁」。

 

至於為什麼我會認為林徽因有能力能夠同時隱瞞,讓兩個男人為她打轉,則是基於她這樣的回答。曾經,梁思成問:「有一句話,我只問這麼一次,以後都不會再問,為什麼是我?」

 

林徽因回答:「答案很長,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準備好聽我的答案了嗎?」這答案回答得多巧妙,意味深長,能夠讓人掛心、反覆咀嚼。而能夠讓人不斷讓男人把心思放在自己或自己相關的事物身上的女人是非常厲害的。

 

故事的最終,她對梁思成說:「你給了我生命之中不能承受之重,我將用我一生來償還!」

 

而這也是我想要對Aqib說的話,雖然他不一定能了解。我猜想,他會說 ”愛妳是我自己的選擇,妳沒有欠我任何東西,幹什麼要償還“ 吧(笑) 而這樣的心情會成為我心中的秘密。

 

在我面前他像個小男孩一般,他偶爾覺得脆弱又無助的時候,我看到的似乎是10歲以前的他重現,放軟又顫抖的聲音 “ 告訴我我們以後會在一起 ”,他有輕微的焦慮症。而似乎在我出現之後症狀同時減緩也更加深,他說我是他的解藥,但卻不在身邊。

 

他認為他是家中的長子,必須承擔家裡的經濟,但他到現在都沒有能力能夠承擔任何這樣的責任,25歲了,他認為自己一事無成。而他最想要的東西,卻在那麼遠那麼遠的地方。

 

他不喜歡這樣的距離,但我卻認為也許這樣的距離才是好的。距離讓我們的關係更加經得起考驗,也許距離才是讓我們避免掉在吸引階段容易犯下的過錯,也許這樣比我們原本就是在同一個國家還要好。

 

“ 我想要女兒 ” 這變成除了我愛妳之外他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對於這個議題,我永遠都是避而不答,或是叫他閉嘴。老實說,對於生孩子這件事我有很大的恐懼。除了教育孩子是我認為這世界上最重大而且最容易搞砸的責任之外,我還很怕痛,超怕的。一想到懷孕期間有可能帶來的各種不方便跟不適,我就心生恐懼。

 

隨著見面之前的日子越來越接近,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半開玩笑給他先做我們可能會不適合的心理建設。

 

「你搞不好會不喜歡我吃東西的樣子、走路或是站立的樣子。」

” 我看過你吃東西啊,我覺得很可愛 “

 

「也許我們會發現很多生活習慣上面的不同」

” 所以呢 ”

「你沒聽過情侶間吵架都是為了一些最細瑣的小事嗎」

 

「搞不好我本人比螢幕上面胖」

“ 妳認為我在乎嗎? ”

 

他總是比較怕我見到他之後是我不喜歡他,因為在我們相處的過程之中,總是我比較挑剔,而他對於我的任何一種樣子,都是用充滿愛的眼鏡在看我,他不在乎我是否變胖、有沒有打扮,不管我穿什麼、做什麼,他都認為我很美。

 

“ 很奇怪,總覺得我們兩個好像認識很久很久了,好像我們見過面,睡在同一張床上過的那種熟悉感 ”

 

我會跟他說他要怎麼做我爸媽才比較容易接受他,例如說我爸媽很在乎是否能夠溝通,他就很努力地想要學中文。我會說我爸媽很在乎一個人是否理解佛法的世界觀,雖然他沒說他願意轉換信仰,但願意學習佛法的觀點。雖然每次跟他爭吵關於世界觀的問題我都會火大,因為他老是拿「這世界上有很多人類無法用腦理解的東西」,而我則相信不論是什麼樣的宗教信仰都應該要有合理、能夠說服人的解釋方式以及實踐的方法。

 

我不認為宗教有高下,但是每個人對於教義的理解有所不同,只要是有智慧的人所理解到的真理我相信都是一致的,只是用詞、闡述事物的方式不同而已。他的自卑、他對於生活認為屬於他的不順遂,相對於一直很幸運、並且真實體驗宇宙法則的我來說,我希望他能夠知道他能夠支配的部分比他想像中多很多,那會讓他更快樂、更有信心。

 

我一直在找尋方法讓他理解,而在這過程之中,我學習到「說故事」、「旁敲側擊」比直接了當的討論有用的多。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轉眼間我已經發現我自己在打包了。我不是那種坐船之前就暈船的類型,可能一直到見面的前一刻我才會緊張吧。雖然也會想像跟他見面的情景,但我一直都很平靜,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期待。對於見到他是會證明這場戀情是個笑話還是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故事,我沒有一個定論。答案都會在跟他日夜相處一個月之後知道。為了迎接我的到來,他做了大夜班的工作兩個多月,而在我去之前辭職,就為能夠讓相處的時間久一點。

 

2月14的晚上,將會是我們見面的那天,而這個日期並不是我故意選的,因為我也不是特別覺得情人節這個日子有什麼特殊,反而認為會執著在情人節時去跟別人一起人擠人排餐廳、擠景點的人很愚蠢。還不如兩個選一天就當作兩個人的情人節不就好了,再說,情人只要能在一起每天都能是情人節啊。

 

“ 妳真是我的夢中情人 ” 他聽到我對於情人節的感想時這麼說。

 


作者資訊

Dana

I’m a writer, entrepreneur, and a charm development coach.
雖然不老,但人生已經經歷過許多事,對於宇宙法則、真相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極大的興趣。

「如果一直想用標籤跟框架去看待世界,你會錯過很多很棒的東西。」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anawhatsup
個人部落格: http://danaslifeingredient.wordpress.com/
Attract Men You Want http://attractmenyouwant.wordpress.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