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的故事 6

「我想去印度。」

他的表情有些複雜地看著我,似乎不是很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也許這段日子我一直表現得讓他覺得我並不信任他對我的愛吧。但其實我是一個只要對方付出到一個讓我願意被騙也甘願的程度的時候,我就會願意冒險的人。

他讓我覺得,真的物質的東西沒什麼,錢再賺就好。現在我比他擁有更多的並不是我對他的愛,因為愛不是我說了算,而是他感受到了什麼。我現在真的了解真愛能夠超越物質的意義了,而為什麼男人對於所愛的人的花費並不會吝嗇,為所愛的人花錢是一件非常讓人感到快樂的事情。

 

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他做的事情,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多大的決定,但他似乎認為是。然而更快見到他能讓我更確定這段關係到底是不是一個笑話,以及我對他的判斷到底是我自己在騙自己還是客觀。又或是我們到底合不合適,都會在我去印度的時候知道。而當日後之後我去印度的這些理由之後,他偶爾會很害怕我的到來,他很怕我見到他之後會不喜歡他,更認為我仍然覺得這段關係是個笑話。

 

但對我來說,因為我不是神,人生的每個階段某種程度上都是一種測試,而我不會因為是測試就保留自己的真心給對方,而是在相處、進一步了解的過程之中你會越來越知道你們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人生會好玩、刺激不就是那些不確定的事嗎?而人生之中值得珍惜的都是那些不確定的事。

 

我們就這樣連續聊了七個月,每天都聊,每天晚上我們都會開著skype聊到睡著,而他會聽著我的呼吸聲,說那樣的聲音讓他很安心。他每天算著還要幾天才能跟我見面,想像著撫摸著我的臉龐,親吻我的感覺。

 

在這段期間,我們還是有些小摩擦,但內容跟之前差不多,不過一些關於愛的爭論,關於宇宙的爭論。我想我是越來越在乎他了,他是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爸之外唯一一個有能力讓我動不動就流眼淚的男人。

 

而我想每個女人都有完全被接納的恐懼、渴望,我想並不只是女人,男人也是。我們人都渴望著被接納自己全部,不管是醜陋還是美麗,我們都想要被看到。我們開始越接近自己的真實,我們會變得越害怕。

 

Aqib他擁有能夠愛人的能力,那是一種很難得的禮物,不顧一切地,他為我放棄碩士、放棄自己的國家,為了我他一個人能夠做的最重大的決定。我遇見了他才知道愛的力量有多強大,能夠融化任何人,而我正在勇敢地慢慢前進,把自己推往現實、推往真正的關係之中。很奇怪地,明明是網路,但我卻覺得自己往更真實的地方走去。

 

從很早以前開始閱讀兩性的知識的時候,大家總是說「善意的謊言」是必要的,尤其是某些跟過去男人的經歷更是打死不能承認,永遠都要有一個官方的答案是要給男朋友的。而他總是希望我們兩個之間不要有任何秘密,可以有空間,但不需要隱瞞任何事。

 

也許我還在慢慢去掉武裝自己的過程之中,在一直學習兩性關係的過程之中,我發現很多過去閱讀「兩性專家」所提到的原則並不是最理想的,也許那是安全的選擇,卻不是最好的。而「誠實透明」跟「打死不要承認」這兩個概念一直在我頭腦中拉扯。對他說謊這件事情,目的上是為了讓兩個人的過程更順遂少點干戈,但對於要對他說謊、隱瞞事實的這個概念總是讓我整個人很不安,生理上的也許我就是不喜歡隱瞞別人事情。

 

雖說不誠實若是不穿幫有時候會讓事情變得更簡單,但也許我們是在冒著比「簡單」更大的險去犧牲我們與他人的關係與信任。「少掉了麻煩」的作法,是我們被恐懼所控制的證明。

 

也許我們在誠實的那一瞬間,承受著失去對方的風險,但要不是彼此的愛能夠經過真相的考驗,為了某種「完整的形式」上欺騙自己欺騙他人的關係,又有什麼意義呢?能夠通過真相的考驗的東西,是否才值得我們去維持與珍惜?

 

但我一開始也被恐懼控制了,雖然想了這個問題想很久,對於這個議題我也beat around the bush很久了,然而每次都沒有接到很他輕鬆自在的回應的我,連我跟女生接過吻的事實在他耳中似乎都半開玩笑地刺耳。然而我要怎麼用事實去面對他呢?

 

在越來越在意他的狀況之下,恐懼更是籠罩著我。關於過去敏感的問題一來的時候,即使對於這件事我已經想了很久很久,我還是有些措手不及,隨便編了一個合理的答案就告訴他了。我那時候說服自己說,這樣會減少很多麻煩。

 

我想我有一個天賦,是對於自己做了不好的選擇的時候,我的潛意識都會一直暗示我我並不是走在我想要的道路上。而這次也是,並不是良心譴責著我,老實說我並不認為我有什麼良心,我只是想做自己認為是舒服、並且能夠達到我的目的的事情。

 

「我要跟你悔過一件事。」

“ 什麼 ”

 

我總是能夠讀懂他的表情,當我承認我說謊的時候,我看到了失望。心在揪痛,但我並不後悔這個決定,因為我大可以就這樣隱瞞一輩子也不用忍受這種心痛的感覺。但這是第一次,他生悶氣的時候讓我有種他的心正在離我而去的感覺,雖然他仍然在跟我說話。

 

也許某一部份的我傻傻地相信,他能夠理解決定坦承自己說謊是我把自己完全交給他的一個重大決定,冒著他會對我失望的風險。而我慌了,原來「失去」對於人來說真的比得到來得更有影響力。

 

而其實說出真相的之前我就知道,他在意的並不是事實本身,而是我對他隱瞞了事實。

 

「我很怕你會因為我無法改變的過去而對我改觀,那是我說謊的原因。」

“ 你對我這麼沒信心嗎 ”

 

「之前我也提過類似的議題測試過你的反應,但你連我跟女生玩笑的親熱都不能接受。想到我以前有過別人你就會大吃醋,我真的不知道你會怎麼想真實的答案。」

 

我回想起以前荒唐的過去,為了證明自己、為了挑戰自己魅力的極限所做的各種事。而我並不後悔、也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但要是自己所愛的人因為自己無法改變的過去而離開,那可能會徹底擊潰我,讓我再也不相信愛。

 

「你還好嗎?」

” 我需要重新想想 ”

 

「想什麼」我在冒冷汗,手在顫抖。

“ 重新想想妳到底是不是真的愛我這件事 ”

 

生存模式開啟,我開始真正感到恐慌。所以思考過後你會做什麼?如果答案是否定呢?我想我認識他以來我沒感到這麼無力過,因為他的意思,是我愛不愛他這件事,不是我能夠做什麼而改變的。

 

「我可以做什麼?」

“ 妳什麼都不需要做,那是我要思考的問題 ”

 

失控的感覺開始上升,我想要控制的慾望正在膨脹著。

 

「我不喜歡我不能參與的感覺」

他沒有回答。

 

「要是答案是否定的你會怎麼做?」

” 我不知道 “ 是否是我想太多,還是我感受到他心正在慢慢凍結。

 

「對於我說謊這件事我很抱歉,」女人種性開始蔓延,我開始想要瘋狂地解釋。

「我做錯了,我真的很對不起,你那樣說話讓我覺得很恐慌」

“ 這跟那些都無關,如果讓你覺得難過我很抱歉 ”

「為什麼你要在我決定做遇到你之後最難的決定後這樣對我…」

“ 如果妳做得到的話,我想要你能夠相信我們的關係 ”

 

” 妳從來就不確定妳到底愛不愛我 “

「那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不確定我值不值得你這樣愛我啊」

 

” 那個認為不值得我的愛的妳讓我很害怕 “

「在我決定告訴你真相的時候就是我決定要讓那個我消失的時候」

「然後現在你好像想要把我推開一樣」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大概是我認識他以來最慌張的時刻。


作者資訊

Dana

I’m a writer, entrepreneur, and a charm development coach.
雖然不老,但人生已經經歷過許多事,對於宇宙法則、真相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極大的興趣。

「如果一直想用標籤跟框架去看待世界,你會錯過很多很棒的東西。」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anawhatsup
個人部落格: http://danaslifeingredient.wordpress.com/
Attract Men You Want http://attractmenyouwant.wordpress.com/

 

Comments

comments